巫山行 第二章 血案

十年前

张三在李二丫的坟前扯了两朵鬼莲花,一朵给了葛二彪,还有一朵藏在自己的怀里。张三也是三十大几的人了,因为家里穷的叮当响,一直没能娶上媳妇,听说这鬼莲花能让人梦到仙女,所以张三当时便留了个心眼。

睡了一小会,张三突然觉得鼻孔痒痒,打了个喷嚏醒了过来,躺在床上伸手摸出怀里的鬼莲花,借着月光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到什么仙女,一气之下张三将鬼莲花扔在地上,闷闷不乐的嘀咕道:“他***,都是骗人的,哪有……”

话音未落,张三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什么时候,床前竟然出现了一个一身白的女人,这女人面无血色,七窍都在流着血,披头散、衣衫不整、酥胸半露……

张三是认识这个女人的,她就是西村最漂亮的女人,李二丫。

“你,你是二丫!?”张三畏缩在床上,说话的同时,右手却慢慢移向了床边的杀猪刀。

李二丫突然对着张三跪了下来,哭诉道:“三哥,我死的好冤啊!村里没人敢帮我,只有三哥你的胆子大,连鬼都敢杀,求三哥帮我报仇……”

见到这番情景,张三顿时忘记了恐惧,一股热血涌上心头,“嚯”的一声站了起来,眼睛瞪得圆圆的,拳头攥得紧紧的:“二丫你先别哭,告诉三哥,你到底是怎么死的,三哥帮你报仇。”

“三哥,你真的……真的愿意帮我?”李二丫停止了哭泣,很意外的看着张三。

张三拍了下厚实的胸脯,大声吼道:“我张三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了?我的老祖宗可是张飞张翼德。再说了,你都叫我三哥了,妹子有事,当哥的能不管么?”

“可是!”李二丫见张三毫不犹豫的肯帮自己,反而有点迟疑了。

“可是什么呀?哎呀……你倒是快说啊!”张三是个直性子,最看不得别人吞吞吐吐了。

“可是害我的是一个鬼巫,三哥你只是一个凡人,是斗不过她的,就连那个毛道长也不是她的对手……”

“这!”张三顿了一下,挠了挠头纳闷道:“二丫,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要让我帮你报仇啊?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

“三哥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说给你听……”李二丫顿了顿,将自己知道的事尽数说了出来。

就在李二丫和她男人刘栓柱成亲的当天夜里,刚刚脱了衣服准备洞房的刘栓柱突然疯,口吐白沫光着身子冲出洞房,从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将自己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割了下来,死状甚是恐怖,最后竟然连眼珠子都给抠了出来。刘栓柱死后,李二丫也跟着中了邪,七窍流血而亡,直到临死之时李二丫还是处子之身。

生了这一切,刘栓柱的老爹刘老根由于经受不起打击,当场暴亡。刘栓柱的母亲田翠花哭得死去活来,也跟着断了气。刘老根一共有俩个儿子,大儿子刘玉桂,跟着萧大帅当了官,使得刘家在沛县倍有颜面。而这个小儿子刘栓柱却不怎么样,不但人生得老实,还患了一种精神病,这病是天生的,治也治不好,会时不时的口吐白沫疯。

正所谓,虎毒不食子,刘栓柱也是刘老根亲生所养,然而刘栓柱的死因偏偏就和这刘老根有关。

一日,刘玉桂突然回到家中,带来一个白苍苍的老妇人,连同刘老根,三人一起在书房商议了半个时辰。送走了那个老妇人之后,刘老根就一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面整整一天一夜,等到刘老根从书房里出来,他立即宣布了刘栓柱的婚事。

原本,刘玉桂也是出于好心,这个白苍苍的老太太自称是‘大仙’,就连萧大帅对她也是恭敬有加,萧大帅祖上的龙穴位置就是‘大仙’给指点出来的。刘玉桂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机会,请来‘大仙’帮自己的弟弟刘栓柱治病。‘大仙’教给刘老根一个彻底治愈刘栓柱的办法,不过这个办法有一定的风险。成功的话,刘栓柱的病会痊愈,如果失败的话,刘栓柱就会着魔,就会死在自己的手里。

这个方法其实是一门苗疆邪术,用阴阳相交之法将刘栓柱的病传接到李二丫的身上,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刘栓柱在洞房之时竟然突然病,错过了阴阳相交的时间,从而也害得他着了魔,结果自己把自己给杀死了。

按理说,李二丫应该没事才对,可就在大家都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刘栓柱身上的时候,洞房里面却突然出现了‘大仙’的踪影……

“大仙!她来干什么?”听到要紧处,张三打断了李二丫的话。

李二丫哭泣道:“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一个活死人,她还是一个法力高强的鬼巫,她抢了我的身体,把我的生辰八字封在棺材里,让我无法去投胎做人,只能在乱葬岗做孤魂野鬼。”

“二丫,那她为什么要霸占你的身子?”

“这个,这个我也不怎么清楚。”

张三那本就不怎么灵光的脑袋,突然灵机一现,说道:“二丫,那鬼巫抢了你的肉身,那也就是说,你的坟里是空的,只有生辰八字?”

李二丫点了点头:“如果能打开那副棺木,把我的生辰八字烧了,我就可以重新投胎做人了。可是,那副棺材被施了邪术,一般人是打不开的。”

张三皱了皱眉头:“二丫,你说吧,要怎样做才能打开棺材,怎样做才能把那鬼巫给除了?”

“三哥,前些天,我在乱葬岗遇上一个鬼仙,他告诉了我一个办法,只是这个办法有点特别……”

“鬼仙!”张三不可思议的顿了一下,忙问:“什么办法,你说来听听。”

“可是……可是……”

“哎!别和我婆婆妈妈的,不就是一条小命么,我豁出去了。”张三急不可耐的催促着:“快说快说……”

李二丫见张三这么说,便哭着给张三磕了三个头,随即才说出了对付鬼巫的办法。

听完了李二丫的话,公鸡已经开始打鸣了。

李二丫千恩万谢的离开后,张三沉默了,看着那把陪伴了自己十几年的杀猪刀,一手拿着鬼莲花,坐在床上把家里的酒全部喝光了,直到天大亮的时候张三才狠下心来,一口吞下鬼莲花,随即举起杀猪刀,大吼一声,一刀剖开了自己的胸膛。

鬼莲花乃是魂灵奇花,只有灵魂纯净者死后才可生出这种奇花,凡人吞食此花之后,若再有魂灵相助,便可变成鬼婴。李二丫只知鬼莲花可以让人变成鬼婴,却不知鬼婴刚出生时是没有记忆的,只有等到鬼婴出生十余年之后,方可恢复以前的记忆。

张三从剖腹到现在,距离十年时间还差四个月,这小小的优越也能算是一种天赋吧。

不过,鬼婴的出现,这可是逆天之举,也就是说,张三接下来要面对的不仅仅是鬼巫……

辞别了毛道长,下山之后,张三带着俩个十来岁的孩子一齐赶路,还没走多远,那俩个孩子就站着不动了。

很奇怪,这两个孩子被张三救了之后,好像被吓傻了,一直都没说话。

张三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转身对着俩人疑问道:“喂,你们俩怎么回事,快走啊?”

俩个小男孩没有回应,还是一副愣愣的模样,简直就和僵尸一般模样。

张三皱了皱眉头,伸手在俩人面前摆了摆,俩人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咦,你们这是咋的了?”就在张三伸手去碰他们的时候,俩个孩子就和没了骨头一样,突然软瘫在了地上,张三伸手探了探他们的呼吸,顿时被吓了一跳,“啊!你们怎么说死就死啊?”

然而,就在这时,俩个孩子竟然又都直直的站了起来……

张三眉头紧锁,自言自语的念道:“妈了个巴子的,老子是鬼,难不成你们还想吓唬我?”

突然,其中一个孩子竟然开口说话了:“张三啊,为师教了你这么多年,你怎么一点儿警惕性也没有啊?这样下山,你能对付得了谁啊?”

张三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凭声音判断,这声音确实是师父毛道长的声音。

“师父,你,你怎么上他们身了?”

“哎,你这个臭小子,真是不让我省心啊。他们昨晚就死了,难道你真的就没看出来?”

“呃!师父,这是咋回事啊?”

足足过了三十秒,毛道长的声音才再次响起:“真是气死我了,你真是个笨猪,下山之后别说是我的徒弟……”

张三皱了皱眉头,嘟着嘴说:“哦,知道了。”

“你,你你你……”毛道长真是快被气疯了,不过又没什么办法,智力是天生的,他自己不开窍,别人想帮忙也是徒劳的。遥望山下张三那弱小的身影,半山腰处的毛道长实在是放心不下,又是摇头又是叹息的,真是大煞风景。
巫山行 第二章 血案
鬼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