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凭年少 谁不轻狂 第二章 初到金陵 (上)

古都金陵,三面环山,由点像个小型的盆地,但是由于北靠着浩荡的长江,这里的天气却不像盆地,怪异的很――冬凉夏暖。

发布七月的南京下午,正是一年中天气最炎热的时候,火毒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林立的高楼将那丝丝的微风遮挡,马路两旁所谓的街道行人寥寥,而出租车和卖冷饮的生意却是格外的好,钱在这个时候已经不重要了。

发布肖奕顶着一头的汗水从火车站出口挤出来,舔了下嘴边那已经没有咸味的汗水,低声说:“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大都市吗?可挤死我了,再这样下去我估计整个人就要脱水了,这地方还没我们乡下好呢。”在身旁的小贩处买了张新版的南京地图,苍蝇似的到处找公交车。

发布站在公交站台上,肖奕看着地图:去那里呢?市中心是在新街口一带,先到那里去看看。当下上了开往新街口的公交车,经过三十分钟的车程,已经没有汗水可出的肖奕脚步发晃的下了车,一屁股跌坐在站台的石阶上,心里大骂:什么破大都市,再下去非得挂在这里不成。稍微的歇息了一会,起身向前行去,地图看明白的地方就问路人。终于到了新街口百货商场,刚到门口,一阵凉意迎面袭来,肖奕大喊一声:“爽。”全然不管侧目的行人,一头钻进了新百。

发布在新百里面凉快了一阵,肖奕装模作样的看起里面的服装,一路看过去,一路咧嘴:这还有没有天理,最低的衣服都要上百块,贵的还好几千,妈的,难不成穿了会冬暖夏凉?一**商。

发布在商场里转悠了一个下午,看着天色也是要到吃饭的时间。肖奕掀开门帘向里面的诸多商家鄙视了一番,扬长而去。也不知道方向,只知道听老人讲过:人要面南背北。一路南行,不一会到了华侨路,东看看,西望望,也有不少烫金的招牌,看了看那里面的格局摆设,肖奕知道那不是自己消费的地方。转了片刻,钻进一个小胡同,里面倒是一溜的小饭馆,心想:这才是我要找的地儿嘛。便抬脚进了身旁的一家黑乎乎的小店。刚坐下来,一个化着浓妆的女人扭着屁股递过来个菜谱。肖奕大手一挥,说:“哪有这样麻烦,来两碗凉面就行了。”

发布那女人鼻翼间抽了一声,有气无力地朝里面喊:“两碗凉面。”

发布不一会,三个大碗摆在肖奕面前,两碗是面条,一碗却是飘着几片绿叶的清汤。片刻间,碗里的东西已经没了踪影,肖奕摸着肚子,深深的打了个嗝,说:“老板,结帐。”

发布“八块。”女人的声音传来。

发布肖奕大声问道:“两碗面要八块?我们那里才一块五一碗啊。有没有搞错啊。”

发布那女人抬头看了一眼,弄着手里的妆容说:“小伙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南京华侨路,八块算是便宜的了,就我这个三十平方不到的小店一年的房租就得要好几千块,别废话,快给钱。”

发布肖奕郁闷的掏出一把角票,往桌上一扔,低声嘟囔着说:“黑店啊,这南京敢情到处都是奸商哇。”

发布出了小店,西边的太阳依旧高挂,于是又开始到处转悠,寻找晚上住宿的地儿。转了好一会,百般无奈中看见不远处的前面公交车站边围着许多人,走到近处,只听里面吵着说:“吃不掉了,这块死了。”又一个苍老的声音接口说:“是啊,正好差了一口气,小李看来要赢了。”

发布肖奕听到里面在下围棋,顿时兴头就上来了,从外围开始往里面挤,那个千辛万苦,跋山涉水,把先前喝的汤又挤了大半出来,终于来到了棋盘跟前,只见那棋盘上两条大龙相互缠绕,却都还没有眼位,那就只有最惨烈的紧气对杀了。细细看去,黑棋却是多了一口气,白棋的大龙基本算是完了,由于盘面上的空间已经不多,那条白龙也不能发挥多大的作用,最多只能稍微的利用一下找回个十目棋左右,盘面已经不够了。执黑棋的小李得意的说:“嘿嘿,老张,不好意思了,又让你破费了。”伸手就将压在棋盘角下得一百块钱放进了口袋。老张用衣袖抹了下满头的汗水,投子认输。

发布小李一脸笑意说:“今天也赢了一百五十了,还差五十完成任务,还有那个兄弟来帮忙啊?赶快哦。”说完嘿嘿的笑了几声。

发布左右的人群一片骚动,只听在复盘的老张说:“臭小子,赢了点还不知足,不过这里也没什么人人能赢你,你还是明天赶早吧。”

发布小李故意耷拉着脸说:“有什么办法嘛,谁让我太早暴露实力的呢,没有对手的日子还真是寂寞啊。”

发布肖奕看着老张他们一手手的复盘,心想:就他们这样的水平还没人下得过他了?这盘棋就是在比两人谁的勺子多嘛。五十块钱一把,这钱倒也好赚。打定主意,怯生生的问:“这位大哥,我和你下好不?”

发布小李眼镜后一片讶异,半响回答说:“好啊,小伙子,不过你有五十块钱吗?”一旁的众人乱道:“不是吧,这小孩来送钱啊。”也有人说:“听说现在有的小孩也很厉害的,让他们下一把。”老张更是夸张,一把拉住肖奕:“小朋友,他可是下彩棋的,很厉害啊,我们这里没人下得过他啊,你可别乱上,听叔叔的,赶快回家去。”

发布肖奕小心的看了看身旁围观的人群,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张主席头说:“你先找我五十。”

发布小李笑着接过主席头,压在棋盘下,顺手递了张五十的过去,说:“好啊,小兄弟有魄力啊,哥哥今天就和你交个朋友了,我就让你先吧。”把黑棋递了过去。

发布肖奕接过黑棋,拿起一颗黑子拍在右上小目,说:“不要你让,大家分先就可以了。”周围观众齐声叫好。

发布小李也不说话,笑了笑在右下星位落子。两人装模作样的下了几手,肖奕第五手挂角,小李选择了一间低夹,肖奕理都不理,又是挂角,下成双fei燕。小李抬头看了一下,压了一手,肖奕长,再压,点三三,定式下完,这里黑棋稍微亏了一点。

发布肖奕心想:白棋在定式方面没犯什么错误,基本功还算不错。知道在局部应该不能占到什么便宜,于是就把吴老头传授的那些无耻下流的招数一一的使出,起先那小李还能应对无误,不一会就被肖奕过分的招法惹怒了,也是怎么狠怎么下。

发布两人劈劈啪啪的一阵落子,小李用尽手段终于把肖奕的大龙吃住,大笑着说:“小兄弟,对杀的功力你还是稍微嫩了点,这盘就当交了学费吧。哈哈。”

发布

[奉献]
第一卷 凭年少 谁不轻狂 第二章 初到金陵 (上)
痞棋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