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论史

第十章论史

“四书五经内容博大精深常人就算是穷一生之力也不敢轻言学会贯通如果真如你所说已经学完那我也不能教你什么了。”张信淡然说道对于这份工作他也不报希望了有这么一个天才学生不是谁都能教的而且兴王另请人授课摆明是不信任自己。

“呵呵先生过誉了学生不敢欺瞒刚才所言不过是玩笑之语学生也只是能背诵经文对于经文大义有所了解而已。”朱厚熜解释道:“父王说过学生身为世子以后要担起兴王府的责任圣人之言了解大义即可不必多花心思在这上面。”

如果是哪个儒家门徒在这肯定会对朱厚熜批判认为他这样想是错误的然后会举出一大堆圣人之道来教训他让他回归正道。但是张信对这话表示赞同反正世子以后又不要科考学这么多的经义做什么。至于兴王另请人教世子一事这不算什么反正自己是什么料自己知道现在有人为自己分忧赚到了。

张信想通了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说白了自己不过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授课一事轮不到自己操心心情大为舒畅。不过也惊异朱厚熜才十二三年却没有同龄人的童稚对答稳重。张信不知道他给人的感觉也是这样所以兴王选择他做为朱厚熜的伴读也是没有原因的两人的性格相符。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世子可知?”张信了解自己的职责后决定挥自己的作用监督朱厚熜学习这也算对得起兴王聘请自己的情意虽然说兴王有点用心不良也算是帮自己解决了麻烦。

朱厚熜答道:“学生明白曾子的意思是人应该每天反省自己为别人出主意做事的时候是否忠实?交友是否守信?老师传授的知识是否复习了?”

“嗯温故而知新世子明白就好。”

说完张信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懒洋洋道:“既然世子已经学完儒家经典我也没有什么可以传授的随意即可。”

朱厚熜愕然感到一阵新奇从来没有一个先生是这样教书的。笑了笑朱厚熜扬声说道:“黄锦进来。”

话刚落下门外就来了个十来岁的小孩与朱厚熜一般大小长得眉清目秀面如施粉白白净净的身穿青灰色的衣服。进来书房后向朱厚熜跪下道:“世子有何吩咐?”

“给张教授沏茶要上等的茶叶。”朱厚熜补充道:“最好是皇上赏赐的贡茶。你去我房里找找尽快送来。”古代给官家子弟上课只能站着而且又没有水喝朱厚熜这个做法算是非常厚道了。

“小的遵命。”黄锦答应一声起身告退出了房门。

张信不置可否对于喝茶他不怎么在行不过难得学生这么有心没有理由打击人家的积极性是吧。承了人家的情怎么说也要表示一下“呵呵世子有心了却不知最近世子功课有何疑问?”

朱厚熜闻言大喜连忙说道:“正想向先生求教几天前夫子讲资治通鉴谈起宋朝为元所代逐让学生写一篇关于宋的体会。不过学生这几天忙着跟父王处理正事无法分神只好胡乱写了篇却不知好坏请先生指正。”

只是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张信不情愿的站起来道:“职责所在世子不必客气。”接过朱厚熜递来的文章认真看起来。如今的张信对于繁体字已然不在话下无论是读写都习惯了不会造成任何的障碍。

字很好比我强多了自卑啊想太多了张信抛开杂念专注读起来。嗯语句顺畅行文语法流利内容中规中矩和这个时代的言论一样以朱厚熜这样的年纪看真的是十分难得啊不得不佩服兴王教育的能力。

“世子过谦了这篇体会可以说是文笔极佳从内容看得出世子才思敏捷言简意赅一针见血指出了宋朝兴亡的原因无论是从内容还是行文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张信出口就是赞扬之辞。

“哦”

朱厚熜失望应了下对于这些阿谀奉承之语他已经听腻了本来以为张信会有所不同没想到还是和其他人没两样。

张信没注意朱厚熜的表情径直说下去:“不过这文章内容有些算是陈词滥调了大多是拾人牙慧没有自己的想法和新意世子应该注意。”

“还请先生指点。”朱厚熜高兴道。

张信奇怪看了他一眼怎么被批驳了还这么高兴也没有在意继续说道:“正如世子所言宋衰落之因是多方面的冗兵、冗官、冗费是主要原因这些都只是内部的问题难道就没有别的了?”

经张信这么一提点朱厚熜有点明白了“先生说的可是外乱。”

“不错世子可知宋朝有何外乱?”张信谆谆引导道。

“辽、夏、金、蒙古。”朱厚熜答道史书他还是读过的。

“那世子可知道为什么有宋一朝外乱何以如此之多这在历代可是罕见的。”张信问道存心是要考较下朱厚熜的学识。

“这……”朱厚熜迟疑片刻无奈承认道:“学生不知。”

张信的这个问题确实是有些深度朱厚熜才十来岁见识没有那么广博回答不出也是正常的就是让其他人来答也要费点脑筋不得不提一下古代修的史书不像现在的按时代顺序还有许多评论让人一目了然。古代修史是分纪、表、传等可以说是杂乱无章更是惯用春秋笔法有些事说得不清不楚看了可能会一头雾水。

所以朱厚熜在书没有看得关于这种问题的答案而且给他授课的夫子们也不会专门提这些事的作为藩王也不应该知道这些道理不然会犯禁的毕竟这也算得上治国之道了。你一个藩王世子学这个想做什么?

张信可没有想这么多兴致勃勃的解释起来:“这要从唐朝说起唐大破突劂后唐太宗没有听取魏征的意见让胡人得以休养生息恢复元气。而后唐朝末年藩镇割据纷争不休胡人更是得以展经过长期吞并形成了辽国。”

“辽国建立后占据了幽云十六州这才是宋朝外乱的主因。世子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张信神采奕奕的问道讲史是他一直最喜欢的以前和宿舍兄弟论起史来一般都是通宵达旦的不分高低不罢休。

朱厚熜睁大眼睛聚精会神的听着闻言想来想去最后摆手说道:“学生亦不知请先生继续。”

“正是由于辽国夺取幽云十六州后至使长城无屏障辽国铁骑可以随时随地饮马黄河马踏中原。而且幽云十六州土地肥沃自辽主革除积弊大力改革注重水利课劝农桑整治吏治减免赋税一时之间辽国百姓安定国力日盛。”

“宋朝无力收回幽云十六州败于外族后声名大降使得其他外族纷纷不听号令。从此外乱跌起。”张信简单的讲述道。

“辽既然这么强为什么被金灭了?”朱厚熜问道。

“这是因为他们不思进取贪图享受安逸的生活使他们堕落了所以才会被宋金联手给消灭了。居安思危自然之理也。可惜啊宋不懂唇亡齿寒的道理等辽亡国后顺手占据了宋的大半江山。”张信摇头叹息道。

“这么说金被蒙古攻陷也是一样的道理哦。”朱厚熜问道:“如此说来宋朝为蒙古所灭想必也是一样的吧。”

“差不多吧。”原因诸多张信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只有含糊其词应声道“世子现在知道宋亡之因了可以另写体会相信夫子会嘉奖世子的。”

“嗯谢谢先生指点。”朱厚熜谢过张信后走到书台备好笔纸喃喃说道:“这样看来宋朝真是窝囊总是败北怪不得为人所灭。”

张信听到后忍不住反驳道:“世子此言差矣。”

张信是一个挺宋主义者容不得有人说宋朝的坏话在以前总是因为这个问题与宿舍兄弟争辩非要对方服气才肯罢休。

“世子可是觉得宋人软弱可欺?”张信决定好好让朱厚熜明白什么叫隐藏在历史背后的真相让他了解一下宋朝的风采。

“难道不是这样吗?”朱厚熜奇怪问道。

“如果真是如此为何宋能在蒙古铁骑下能撑五十年而不倒?当年蒙古大军横扫天下所向披靡无可匹敌破夏亡金只不过是转眼之间但是对宋国却久攻不下更甚至于有蒙古大汗命送于此。世子这又作何解释?”

面对张信咄咄逼人之势朱厚熜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要求他回答这个问题的确是有难度的所以张信也不理会径直说道。

“我认为宋朝之所以被灭也有时运不济之因胡人在当时可以称得上是最鼎盛的时期而且从来没有哪朝哪代像宋一样四面环敌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宋能存江山数百年可谓奇迹让人不得不叹服。”

说到这里张信微微一笑指着朱厚熜书架上的那本资治通鉴道:“世子可知这本书是何人所编?”
正文 第十章 论史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