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枭雄隐退 第1章 罪恶的黑虎堂

第1章罪恶的黑虎堂

一袭黑色衣,半尺寒冰刃。(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响彻华东区,威力镇三江。

华东开发区地处沿海,经济发达,由镇江、吴江、汀江三市构成,三市环河,水陆交通极其便利,镇、吴、汀三江之河交汇成大韩江汇入大海。镇江位于该区的北部,文化气息相当浓厚,是三江经济、文化的交流中心;汀江位于该区东部临近大海,也正是三江汇流之处,此地是该区的工业重地;吴江位于该区南部,是该区重要的农业基地。

阳春三月,残冬过后依然寒冷。夕阳日渐西沉时,吴江市区郊外河畔,四周一片静谧,岸边茂盛的水草似乎在颤动着,却又不似威风吹拂的缘故。

黄昏,一辆豪华奔驰和一辆中巴沿着吴江桥从河的对岸缓缓驶过,在紧挨着的一座小凉亭路旁停下车,从车内出来数十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轻人,当中一人手提着一个皮箱,随着一个中年男子来到凉亭中坐下,其他的人站在凉亭的周围,眼盯着四方。

一段时间过去,四周还是没有动静。

“都几点了?他们还没有来!不知道他们会把小光怎么样?”这个中年男子显得尤为焦躁不安。

“放心吧!董事长,他们的目的只是要钱,钱没拿到手是不会将小光怎么样?”

中年男子是镇江市容国集团的大董事江明城,提着皮箱的年轻人是他的亲信陈旭东。江明城不知因何缘故,也不知是得罪了哪些人?前天他的儿子被华东地区的黑虎堂的人绑架,要自己拿三百万元现金才能赎回儿子,并且声言不得报警,否则撕票。江明城害怕儿子受害,于是匆匆筹集钱款来到这约定的地点——吴江口,赎回儿子,可是过了好半天,黑虎堂的人还没有出现,可把他急得。

突然,凉亭的中央凭空出现一人,身上一袭黑色,脸上戴着一副黑色的面罩活像电影中的佐罗,罩着上半脸,脸朝向一边,神情似距人于千里之外。他的骤然出现,这里的人居然毫无察觉。是因黄昏视线不好,还是此人身手异常?这可把江明城等人给大大的吓了一跳。抱着皮箱的陈旭东本能地将皮箱抱得更紧。

就在这时,黑衣人突然冷笑了一声,但并没有说话,脸也没有转过来。

“你,你是什么人?为何突然来这里?”江明城心中更有些不安。

本来江明城已经为儿子被绑架的事情寝食不安,现在又带着巨款前来与黑虎堂的人会面,真担心这黑衣人对巨款图谋不轨。

“是谁规定我不许来这里?”黑衣人的语气简直就是挑衅,江明城更加认为他是冲着皮箱里的巨款来的。

“年轻人,请你离开这里,我们董事长有要事与黑虎堂的人相约在这里,你留在这里多有不便。”当中一个比较年长的人好言劝道。

黑衣人并没有回应。

“跟他啰嗦什么?这么拽,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不成?”江明城的几个手下工仔围了上来,当中的陈旭东性急说道。

可是他的话刚说完,只听“啪”的一声响,脸上瞬间出现了五手指纹印。

出手如此之快,其他的人都惊怔了,但不能眼见陈旭东被打,定要为陈旭东讨回个公道,于是大家围上来共同对付黑衣人。

“呵,一起来!”黑衣人冰冷的语气中好像没有胆怯的成分。

江明城更加肯定这黑衣人不是黑虎堂的就是所谓江湖上黑吃黑的那类,现在看到自己这方的人同仇敌忾,内心感到欣慰,同时一颗心也放下来了。

常理来说,数十个大汉围着一个人,对方就是再厉害也应该可以对付了,即使对付不了,至少也可以与对方相持一段时间吧,至于那种以一己之力在瞬间之内放倒数十条大汉的说法恐怕只有在武侠书或电影中才有。然而,今天他们所碰到的黑衣人正如神话传说般的那种人,数十条大汉扑过去,角度、方向、速度都不同,可居然连黑衣人的衣角都没碰到,再一看哪有黑衣人的影子?

“好,轮到我了!”

声音不知从何方响起?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出现?等到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黑衣人已到他们中间,这时黑衣人可真有点深奥莫测了,众人莫名恐慌起来,黑衣人喝的一声,旋风铁扫膛横扫而过,顿时平地狂风起,数十条大汉莫名其妙的倒在地上,“哎呀,哎呀”叫成一片,似乎黑衣人还留了情,用劲非常的巧,没有造成他们怎样的伤害。此时,江明城方知此黑衣人非同小可,并且很有可能是黑虎堂先派来夺取自己手中巨款,到时再来个翻脸不认账,儿子便依然没有救出来,江明城真感觉一个头两个大了。

“啊,你是黑虎堂派来的!”

“黑虎堂?黑虎堂算得了什么?他们还不够格!”黑衣人冷冷道。

江明城几乎认定黑衣人是黑虎堂的人,岂料他不是,那么,他到底是谁?有什么图谋?

两分钟的相持,两分钟的沉寂。

“容国集团江大老板的儿子被黑虎堂人绑架,对方索要三百万元才肯放人,所以今天提着巨款前来。”半响后黑衣人突然说道。

此言一出,犹如晴天霹雳。

“啊!你怎么知道?你想干什么?”

果然是冲着这笔巨款来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黑虎堂的事还没有摆平,现在又出现了这来意不明的黑衣人风波,如果他真的想图皮箱中的巨款试问谁能抵挡?江明城心中一阵恐慌。

“大老板,你先别管我是谁?为什么知道这些?你还是先应付应付黑虎堂吧!”黑衣人冷冷道。

就在这时凉亭外的小山坳处。

“爸爸——”一声急促的哭叫声响起。

江明城条件反射般站了起来,急匆匆走出凉亭,其他人也跟在他的身边,而黑衣人依然坐在那里。

“我儿子在哪里?我儿子在哪里?”江明城很着急,刚才听见了儿子的叫声,却没有见到人影,不知出了什么事?

“你儿子在这里!”话音刚落,草丛的角落出现几个人影。

“爸爸!”对方中一个嘶哑的小男孩的哭叫声。

江明城循声望去,只见自己的儿子小光正被绑缚着,他就这么一个儿子,眼见儿子遭这么的罪,他怎能不心痛?

“你们把我儿子怎么了?”江明城愤怒的语气中带着惊恐,他即气愤对方这样对待自己唯一的儿子,又怕自己的愤怒使对方迁怒自己儿子。

“嘿嘿!大老板,你放心,我们没有把你的宝贝儿子怎样,只是你的儿子太不听话了,没办法只能这样喽!”为首的一人阴笑道。这人正是黑虎堂的堂主黑虎。

江明城从提皮箱的人手中接过皮箱,扬起道:“钱我已经带来了,你们放不放人?”说着,开箱让对方看看里面是否是现金?

“果真是大老板,这么快就筹了三百万现金,好,一手交钱,一手放人。”黑虎道。

只见对方有两人押着自己的儿子过来,江明城将手中的皮箱交给身旁的陈旭东,向他使了使眼色。陈旭东接过皮箱战战栗栗地走过去,面对这些危害社会的黑社会帮派,他真的很怕,只不过是老板有令,不得不行。当他将皮箱交到对方的手里并顺利地领回江明城的儿子时,如释重负般长长的吁了口气。黑虎堂的人看着陈旭东回去时的背影都嘲笑起来。

江明城无端端就这样损失了这笔巨款,心中可真是痛啊,不过万幸儿子能够平安无事,钱是损失了,但可以再攒过。

正当江明城准备上车离去的时候,不料黑虎发出阵阵的冷笑声,这冷笑声令得江明城等人心里发毛,不知这些喜怒无常的黑社会人又要玩什么花样?

“嘿嘿,大老板,有钱的大老板,等等,别急着走,我们还有些事情还没完。”

“钱已经交给你们了,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江明城又急又怕。

黑虎没有应他,“嘿嘿”两声后,连拍三掌。只听周围的草丛中传来“簌簌”的脚步声,很快的几十个手持利斧的男子将江明城他们团团围住。

“你们想干什么?钱已经拿去了,还想干什么?难道你们黑社会这么不讲道义吗?”

黑虎冷笑几声道:“大老板,你错了。我们并没有违背道义,先前是有人托我们买你儿子的命,现在那人的事情已经完结,但是我们的事情还刚刚开始呢!”简直是强词夺理的言论。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江明城想不到这些人居然这样出尔还尔。

“很简单,我们这些人是吃这行饭的,要想养活这些人也实在不容易呀,今天的事情就是我黑虎堂和你这个大老板的私事,要想买个平安,还是要财神爷点个头。”说到底还是钱的事情。

“好,要多少?我回去再筹钱给你!”江明城知道跟这些人说再多也没有用,不如以退为进,先求脱身。

“大老板,你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想把我们当作三岁小孩?”

“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今天就委屈一下你们父子俩,叫你的手下回去报信,你的老婆不是你的那个什么公司的财务人员吗?她肯定会筹钱的。不过有一点,还是那句话,如果今天的事情谁报了警,那就等着买棺材吧!”说完,黑虎手一挥。那些手持斧头的人缓缓靠了过来。
第一卷 枭雄隐退 第1章 罪恶的黑虎堂
师道枭雄